8883net(中国)有限公司

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品牌大全

坐拥百万的商圈大佬,为何舍弃名利圈甘做“狗爸爸”?

2022-11-07 04:57:01

“从陈老板到& lsquo疯狂陈& rsquo这位曾经的狗爸爸百万富翁商人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临连救助流浪动物的坐拥五块钱都付不起的尴尬困境?”

热心公益救助的社会活动家陈。重庆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是百万他目前的对外身份。我上过电视,圈大弃名上过报纸,佬为利圈经常被曝光在媒体面前,何舍就因为三个字:“陈校长”。狗爸爸他的坐拥事迹很多,但都是百万关于他对流浪猫狗的爱和拯救。

如果你回到20年前,圈大弃名你可能要给他一个欢呼“陈老板”,佬为利圈而不是何舍“陈校长”。毕竟上个世纪,狗爸爸能在当地年薪百万的坐拥企业家少之又少,走到哪里都有人追捧。百万

就是这样一个曾经称霸商业圈的风云人物,却曾经在事业发展顺利的时候选择放弃自己的商业之路,开始了动物保护和救助工作。这令人费解。甚至他的商界朋友都认为他着魔了。“把自己的血汗钱都花在这上面是不是很疯狂”?

“我没疯。”

一个

过去的百万富翁愿意为流浪动物付出一切。像陈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是不多见的。他人生的跌宕起伏,与流浪猫狗结缘的前因后果,还得从改革开放说起。

陈早年在重庆一家弹簧厂工作,主管生产部的生产业务。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党和国家的发展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陈的工作起初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

但1981年国家颁布实施《工商行政管理条例》,明确指出计划经济是市场经济。这一年,陈调到营业部做销售,开始接触市场经济。后来单位安排员工去东北三省学习,第一站是哈尔滨,他是其中之一。正是在这些年里,陈明逐渐对市场经济的概念和社会形势的发展有了清晰的认识,甚至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思想。

1986年,不甘平凡的他开始尝试第二份工作,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斜杠青年”。不满足于单一职业的生活方式,到单位工作后,陈琢磨着做五金生意,很快就上了路。

凭借多年的业务工作和在单位销售部的关系,陈积累了不少人脉,这是他的第二份工作——摩托车业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时摩托车生产和交易都是国家严格控制的,不允许私人经营。只有陈抓住了这个机会“得到了社会主义者空的儿子”凭着巨大的勇气,我在这一行赚了些小钱,也积累了不少业务经验。

然而,单位固定的月收入和小小的私企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野心。1993年,陈决定停薪留职,走出舒适区下海经商。

陈的岳父岳母非常了解他的想法。得知西南政法大学学生食堂允许外人承包经营后,第一时间告诉了家里的大女婿。一个偶然的机会,陈乘势管理西南政法大学食堂,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当时单位的月平均固定工资是每月140元,而承包食堂能让陈一年收入几十万,这在当年确实是惊人的。

也正是因为经营食堂的原因,陈遇到了改变他人生方向的流浪狗。

2

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在菜市场采购食材时遇到一只流浪狗,于是扔掉了一块红烧肉。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只小狗会一路跟着他回家。

这个不经意的举动让他和妻子邓对这只流浪狗产生了怜悯之心。看着狗可怜的样子,他们不忍,干脆收养了它。从此,两人走上了漫长的动物收养之路。在路边看到流浪猫狗,就把它们带回来。当你听到有人说猫狗被虐待了,你就赶紧去救。“好几次,大家都被告知餐厅要在哪里杀狗卖肉。大家为了救狗和老板发生了争执,最后僵持不下,只好花钱买了。”

后来,熟悉陈的人,只要在街上看到流浪猫狗,都会第一个联系他。

在救助流浪动物的同时,陈的商业生意也没有耽误。凭着敏锐的洞察力,他承包了大学食堂的餐饮业务,1995年还共同投资了一家企业。生活就这样一直持续到1999年,越来越多的小动物被收养。陈和他的妻子干脆租了一间房子来照顾这些流浪猫狗。最多的时候,他们租了四套房同时收养小动物。后来,考虑到在市区确实不方便,陈选择离开渝中区,举家迁往。

陈带着妻子和家人,独自在租了一间农舍,以便继续照顾这些流浪动物。“有将近十英亩的土地专用于它们的食物和日常生活”。这一年,陈没有工作,全职照顾流浪动物,日常开销很大,各种开销如流水。很快,他意识到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他肯定会“坐山观空”;,“不得不老老实实地重操旧业。。

2000年,陈关掉沙坪坝的餐饮生意后,在开了一家美容院,接手雅芳品牌的直销,很快就升到了渝西区区域经理的位置。据他回忆,在最辉煌的时期,他已经开了三家化妆品店,还投资了一所美容学校。

起初,陈的店铺生意很好,一年能赚几十万。在物质条件富裕的情况下,他在救助小动物方面迈出了更大的步伐。到2005年,农家院里有300多只流浪猫狗,每个月光族在小动物身上花了几万元。目前,越来越多的市民知道有这样一个“爸爸”还有“狗娘”之后不断有流浪猫狗送到他那里,毛孩子只增不减。

救援基地

因为在流浪猫狗身上投入了太多的精力,陈后期的生意大不如前,开销也越来越大。他和妻子商量后,把美容院卖了,专心照顾小动物。同年8月,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正式成立,陈成为这个非营利性民间组织的负责人,开始筹建小动物保护基地。...

2007年1月,经过一年多的筹备,陈租下了白石市一大河村的12亩地,作为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爱心基地“为了这个基地,大家还把在易白石镇买的房子卖了,加上卖美容院的钱,投入了10多万元建设这个基地。但这笔钱只能做一些前期项目。”

基地是他负债兴建的,生意不成功,导致陈后期难以维持基本生活。夫妻俩在最困难的时候,连五块钱都拿不到。面对数百只饥饿的流浪动物,他们不得不开始接受社会捐助。

协会志愿者

好在有热心公益和援助的志愿者可以帮忙,协会的影响力一时迅速扩大,志愿者人数甚至超过500人。陈的工作已经分解了很多,协会的管理和运作也变得有条不紊。

2017年,协会的流浪动物数量已经达到2700只,基地里数量庞大的流浪动物一直是他的担心,尤其是每年冰冷的冬天。但在2018年的冬天,发生了一件让他觉得更温暖的事。电子宠物非营利组织“让这个冬天不要太冷”慈善活动的负责人在11月份联系了他,向院子里捐赠了大量的慈善被子和Hersh慈善食品。

陈私下跟我说,他很感激这次活动及时帮他解决了毛孩子们的过冬问题,但实际上他心里有疑虑。“主要是海尔这个牌子的宠物食品,毛小朋友没吃过。说实话,我感到不安。我自己偷偷试了很多,确保没有问题。”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院子里的毛孩子也吃得很健康。毕竟院子里有大量的动物,一旦发生食物中毒,会带来不可逆的影响,而他个人的口味也不过是为了把这一关过好。

作为协会的负责人,和这2000多只流浪动物“爸爸”他必须带头。虽然愿意帮助和照顾流浪动物的好心人越来越多,但协会仍然长期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他焦躁不安,每天平均睡眠时间只有4个小时。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毛孩子们的基本温饱上。“配给是绝对无法打破的”。

协会志愿者

精力的过度分散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经过多年不规律的睡眠和饮食,他终于病倒了。前年,陈在医院被查出胃癌。协会的志愿者帮助他筹集化疗资金。幸运的是,在切掉他四分之三的肚子后,他终于保住了性命。

从手术台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心基地里的2700只流浪猫狗。

陈没敢落下。

从死亡中被拉回来后,他似乎更有活力了。现在他的身体状况恢复的不错,但还是身先士卒,承担协会的主要责任。年近七旬的陈还保持着早起的习惯,给毛孩子们买食材,照顾他们吃喝,还管理协会的事务“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协会志愿者

当被问及他打算何时“退休”,他苦笑,“协会还不能放手”。在陈看来,基地和协会的管理需要一个专业的团队来长期实行。公益救助工作只有到了一定阶段,向政府和社会呈现出积极正面的形象,才能最终反哺到公益工作本身,这条路会很艰难。

更何况,靠自己的努力是很弱的。“如果我不是神,我会倒下,我将什么也做不了...”

回忆起救人的初衷,陈感叹自己当初的想法很简单。小动物也是一条命,只是抱着救一个就是一个的心态,从没想过这一去就是几十年。“再一次,我可能很难想象自己是否还有勇气承担这么多责任。”

8883net|8883net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